购物网站大全,促销活动
当前位置: 买得易 > 腕表

MB&F 回归古典的三维设计之作Legacy Machine No 1

导读: 第十二届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颁奖典礼已于瑞士当地时间2012年 11 月 15 日晚(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6日凌晨)在日内瓦大剧院举行。MB&F 回归古

第十二届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颁奖典礼已于瑞士当地时间2012年 11 月 15 日晚(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6日凌晨)在日内瓦大剧院举行。MB&F 回归古典的三维设计之作 Legacy Machine No 1 荣获2012年 GPHG 最佳男表奖以及公众奖。

「狂野、极端、打破桎梏、无羁无束」这些形容词,用在MB&F的钟表机器上都非常合适;那么「传统、古典、圆形」呢?巨大显示的中置摆轮,精致无匹的手工打磨、完全独立的双时区、独特的垂直储能指示以及极度优雅的圆形表壳,Legacy Machine No.1 (LM1)是一枚向传统制表业中伟大创新者们致敬的表款,它更是一枚三维设计的MB&F钟表机器。

Maximilian Büsser在一次幻想中构思出LM1,他想着:「如果我早一百年出生,不是1967年,而是1867年,会怎么样呢?在1900年代初期手表才出现,如果在那个时刻,我希望创作出一款配戴在手腕上的腕表,那时没有『无敌铁金刚』、『星际大战』或是『战斗机』启发灵感,我只有怀表、艾菲尔铁塔跟科幻小说『海底两万哩』可以参考,这样子造出来的表会是什么样子?它必须是圆的,同时也是三维立体的,Legacy Machine No.1就是我的答案」。

为了忠实模拟出十九世纪高质量怀表,LM1采用了运行稳健的擒纵系统(2.5 Hz ),大尺寸摆轮以及传统的双圈宝玑式绕头游丝,从游丝头起就依序划出两道优美弧线;它谜样的擒纵结构完全展现在外,似乎与整枚机芯并无关联。小时以及分钟指示分列在两块副面盘上,都能够独立调整(双时区复杂功能多半不能调整分钟),弧形面盘更参考制表黄金时期(1780─1850)的作品而制作。它看起来像一台缩小过的六分仪;上头还有着全球首见的垂直储能指示,不但能显示剩余动力,三度空间的架构设计还能呼应支撑摆轮的桥板。

透过LM1澄澈的弧型蓝宝石水晶镜面,会见到其下微机械的梦幻杰作,它让人联想到科幻小说「海底两万哩」里的主人翁Nemo船长看着谜样亚特兰提斯大陆的情景。

Legacy Machine No.1上的自制机芯超脱了传统制表技艺,它散发着创作者Jean-François Mojon和他在Chronode(2010年日内瓦制表大赏最佳制表师奖得主)的团队无与伦比的才情,他们无中生有,一点一滴构筑出这枚机芯;独立制表师Kari Voutilainen负责美感设计,并且监督这枚机芯绝不背离最顶级尊贵的制表传统与机芯表面处理。完美的日内瓦波纹,极致抛光处理的黄金宝石轴承套筒、有着内凹导角处理的桥板(必须完全以手工进行,无法借助机械的表面处理工法),尽情地展现出这枚机芯的完美打磨手艺。Legacy Machine No.1的机芯上镌刻了两位创造者的名讳,同时也是Voutilainen首度在自有品牌以外的机芯上签名。

在Legacy Machine No.1上,就能完整了解, MB&F如何以十九世纪绝顶俊逸的传统制表工艺、创造出全然现代化、借助三维空间思考传达观点的艺术极品。

细说Legacy Machine No 1

灵感.落实:Maximilian Büsser对十八及十九世纪的怀表有着特别情感,事实上,在那个时期,所有表里使用的复杂功能在开始构想之后,都是用纸笔进行设计(不像今日用上了高科技的计算机辅助设计)。零件制作全都必须达到最高的精确度──即使以今日的标准来看也是──然而所使用的工具却是相对原始的(没有电力可使用);这些零件经过精细打磨,组装以及调校,就成了无上精品,就算以今日的高科技来制作,也未必能胜过这些机械奇迹。怀表远大于现代手表的体型,让它能够装进设计非常独特的机芯,机板与桥板也能使用天才洋溢的绝妙造型。

MB&F所有的作品都奠基于传统制表业里最精华的部份,但Büsser希望能够制作更能彰显出悠久制表传统的作品──假设他在一世纪前的1867年,而非1967年出生的话,可能会构思发表的杰作。Legacy Machine No.1正是这项梦想的结晶,有着大尺寸而稳健的摆轮、弧型面盘,传统的古典桥板设计以及绝佳的表面打磨,它揉和了最现代化、以及传统优雅风格。

机芯:LM1这枚三度空间设计的机芯从头到尾散发着综横才气,从Maximilian Büsser绘制的草稿开始,再由任职于Chronode公司(位于力洛克)的Jean-François Mojon与他所带领的团队,为MB&F开发完成;摆轮与游丝是所有机械式机芯的心脏,控制了机芯精确度,Büsser向来着迷于大尺寸、摆动闲适自得的摆轮──它们多半使用每小时摆动18,000次的振动频率,而非今日常见的28,800次──毫无疑问,这种大尺寸、经常被古董怀表使用的摆轮,正是制作Büsser梦中作品的理想素材,再加上些额外的惊奇,他没有把摆轮留在一般表会安排的位置,藏在低调的桥板侧,而是让摆轮占据了所有的目光焦点,它不但被移到机芯本体之外,甚至在面盘之外!

LM1的摆轮设计无比前卫,但高达14mm的超大摆轮直径,却代表了绝对传统。特别为MB&F开发的摆轮上,可以看到传统补重珐码,另外搭配了绕头的双层宝玑游丝,以及可移动的游丝头。

LM1的另一项特殊功能,则是能够独立调整两个时区的时间,大多数双时区机芯都只能单独调整第二时区的时针,少部份可以调整到半小时的间距;但LM1让表主享有充分自主权,两个时区的时间显示可以随心所欲地调整。

全球首创的垂直式储能指示则是采用高科技超薄差动齿轮以及陶瓷轴承所制作,它不但体型超薄、而且更加坚固耐磨耗。

面盘与指示: 两组面盘的时间精确度则由同一组震荡系统(摆轮与擒纵结构)负责,因此时间调校完成之后,两组时间会保持完美的同步行进,两组小时与分钟都可以透过各自独立的表冠调校。

除了立体配置浮在面盘上的摆轮之外,它两侧的白面盘上头,可以看到明亮的蓝色指针同样飘浮着。有微微弧度的面盘上,涂布着透明的清漆,闪烁着光芒,这是以名为「烤漆(laque tendue)」的工法所创造出的特殊效果,这个工法在涂上数层漆之后再加温,让漆面能够均匀平滑地披覆在面盘上。

为了保持面盘与其上罗马数字刻度纯粹的美感,面盘没有采用传统的螺丝固定方式,而是使用一圈精密的金环,以复杂的方式固定面盘;这样才不会让面盘不朽的古典美感稍有减损。

精细表面处理与历史资产: 知名的制表大师Kari Voutilainen负责让每一枚LM1都精准运行,而且拥有正统且精确的瑞士制表风格。对这枚采用突破传统的悬挂式摆轮设计的表来说,更需要披荆斩棘。

机芯面盘侧的机板表面上有着雕刻的大阳放射饰纹,它会在特定角度吸引人的目光,却不会越俎代庖夺去白色面盘、悬浮摆轮或是垂直储能指示的风采。桥板及机芯迷人的型式及精致的打磨可以经由透明的底盖看到,这里就会见到Kari Voutilainen杰出的手艺,桥板形状保持了传统钟表机芯的优雅曲线,桥板之间、以及机芯与表壳之间,都保持了得体而宽敞的间隔。

机芯背面可以看到大尺寸红宝石轴承透过沈头处理、且使用抛光打磨的金质套筒固定,它们成为桥板上视觉的焦点,与日内瓦波纹相得益彰,也让人想起高质量古董怀表机芯。红宝石轴承有着减少磨擦、延长零件寿命的效果,大尺寸的轴承更可以容纳更大型的齿车轴、以及更多的润滑油。

Legacy Machine No 1 – 技术规格

机芯:

由Chronode开发、Jean-François Mojon 及 Kari Voutilainen创作的三度空间的立体钟表引擎
手上链、单发条盒

储能:45小时

摆轮:直径14mm、双辐式摆轮,附四颗传统平衡珐码,配置于面盘及机芯上侧

游丝:传统宝玑式曲线游丝、可移动式游丝头

透过陶瓷滚珠轴承,将小时与分钟信息传送至鐳射切割的指针

振动频率:18,000bph/2.5Hz

零件数目:279

寶石数目:23 颗

宝石套筒::黄金套筒,上部沈头处理并抛光

机芯打磨:十九世纪风格细致手工表面处理,内凹导角展现顶级手艺、导角皆抛光、日内瓦波纹、手工雕刻

功能:

小时及分钟指示,双面盘完全独立显示的第二时区,独特垂直储能指示

左侧表冠位于八点钟方向,用于设定左侧面盘时间;右侧表冠位于四点钟方向,同以设计右侧面盘时间及上链

表壳:

提供18K红金及18K白金款

尺寸:44mm x 16mm 宽x高

表壳零件数目:65枚

蓝宝石水晶镜面:

双面防眩处理的正面高拱型蓝宝石水晶镜面,单面防眩处理的蓝宝石水晶透明底盖

表带与表扣:

手工缝制黑色或棕色鳄鱼皮表带,搭配与表壳同色的K金表扣

MB&F - 概念實驗室的源起

在顶级制表公司任职十五年,让Maximilian Büsser觉得最有趣、最满意的项目,便是与才华洋溢的独立制表师合作;他因而动念想要打造自己的乌托邦:创立一家公司,与才华洋溢的专业人士合作,专门设计及打造限量系列的先进概念表款,而这些专业人士必须是他敬佩且乐于合作的人士。由于Büsser先生富有企业家精神,因此得以实现此一理想。

MB&F 并非钟表品牌,而是艺术与微机械技术的概念实验室,每年集合一群独立的钟表专业人士,以便设计及打造先进的Horological Machines (钟表机器) 表款。MB&F尊重但不受限于传统,因此能够扮演催化剂的角色,融合传统的高质量制表工艺,以及尖端技术和前卫的立体雕塑。

MB&F第一款表在2007年开始销售,也向市场介绍了三维立体构造的表款概念。接着于2008年推出HM2表款,2009年则推出HM3表款,两项表都受到科幻小说的启发,2010年则有HM4 Thunderbolt推出,它被视为目前为止最大胆的MB&F表款。

MB&F 是独立人士为独立人士创立的实验室。

Maximilian Büsser 简历

Maximilian Büsser 生于意大利米兰,接着搬到瑞士洛桑,在该处渡过青少年时期。他成长于多元文化的环境与家庭,父亲是瑞士外交官,在孟买结识印度籍的母亲,Maximilian 因而培养出跨文化的宽广胸襟来面对他的人生和事业。 


2005年7月,38岁的Maximilian 创立全球第一个钟表概念品牌MB&F (Maximilian Büsser 与好友),目前的合作伙伴为 Serge Kriknoff。Maximilian的梦想是创立自己的品牌MB&F,与超具创意的小团队合作,专门研发先进的钟表概念,而创意团队则是由他乐于合作的人士所组成。

Maximilian Büsser的长处是富有企业家精神。1998年他年仅31岁,便已担任日内瓦顶级钟表公司Harry Winston Rare Timepieces的董事总经理。Büsser 先生于7年任期内,负责拟定策略、开发产品、发展营销及全球经销网络,并且整合公司内部的设计、研发与制造部门,协助该公司发展为成熟壮大、且备受尊崇的高级钟表品牌。结果不但营业额提高 900%,Harry Winston也在竞争激烈的钟表业中成为领导品牌之一。


Maximilian Büsser对高级钟表的热爱,早已在初次踏入职场的积家表 (Jaeger-LeCoultre;简称JLC) 留下难以磨灭的铭记。1990年代他担任资深管理团队成员长达7年,JLC的表现因而大幅提升,营业额也增加十倍。Büsser先生在Jaeger-LeCoultre 负责的范围从「产品管理及研发」到「欧洲区销售与营销」皆是。

 

1991年Maximilian毕业于洛桑的瑞士联邦科技学院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拥有微型科技工程学硕士学位。


文章标签:

Amiibo | Grand Order

您可能也感兴趣:

MB&F 回归古典的三维设计之作Legacy Machine No 1

关键词: (版权信息:www.maideyi.com 买得易购物大全 )
今日热点
热门阅读